首页 >> 要聞 >>網絡時評 >> 王蒙為什么反感“小鮮肉”?
详细内容

王蒙為什么反感“小鮮肉”?

由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、商務印書館、人民網等單位主辦的“漢語盤點2016”在京揭曉。著名作家王蒙先生來到現場,對網絡上流行詞匯發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王蒙說他非常反感“小鮮肉”和“顏值”,“可能和我的年齡有關,但是我特別反感‘小鮮肉’。哪怕直接說出人性的欲望,也比這個詞好聽。還有顏值、影帝、影后,我也覺得很不好聽”,語言的鮮活和文雅之間的關系是需要每個人思考的問題,當然,潮流不是一個人能左右的,“老的語言也許沉淀了幾千年,我們在使用語言的時候,語言本身也會發生變化。有人適應這種變化,有人討厭這種變化。有些詞流行過一陣就滅亡了,這樣的自生自滅是很正常的。”

王蒙肯定了網絡流行語的鮮活、變化和流行的特點,也指出了那些不文雅的網絡詞語,是一種文化污染現象。但是,有的文化時評卻認為,“存在即有價值,喜歡有‘顏值’的‘小鮮肉’的這部分觀眾的權利,難道就不需要保障嗎?況且,喜歡‘小鮮肉’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,從商業倫理看,這恰恰是市場需求造就的。如果沒有市場需求,‘小鮮肉’就不會誕生,也不會如此受歡迎。”

王蒙為什么要批評“小鮮肉”流行的問題,是因為這種網絡語言存在著不文雅的問題,因而提出“語言的鮮活和文雅之間的關系是需要每個人思考的問題。”這也不禁讓人想起馮小剛對“小鮮肉”這個詞的看法:“小鮮肉”這三個字不經琢磨,又帶點調戲,是上了歲數的女人才會說的,并認為這種“消費男色”的東西應該“掃”。

其實,說到底,“小鮮肉”,是按照商業文化的消費需求打造的,商業文化,資本權力和力量,這雙無形的手一直在操縱著我們的欲望、情感、審美判斷力,乃至社會的價值觀念、審美觀念和消費時尚——這是這個娛樂時代“小鮮肉”消費文化,給我們留下的不能回避的思索……

正像有的文化時評所說,“小鮮肉”為一些觀眾所喜歡,是一種文娛市場的需求,但如果,從語言內涵和文化倫理意義上看,“小鮮肉”無疑存在著欲望化、滿足官能和激發情欲的暗示,對這些網絡流行語的格調、內涵的道德評判上,我們難道不該具有文化自覺和警醒嗎?

王蒙說“我們在使用語言的時候,語言本身也會發生變化。有人適應這種變化,有人討厭這種變化。有些詞流行過一陣就滅亡了,這樣的自生自滅是很正常的。”這反映了對待網絡語言流行時代的態度。網絡文化流行語潮流,來勢洶洶,去更匆匆,然而,對我們來講,與其被動地追趕潮流,倒不如停留在潮流的后面,冷靜地觀察這個流行語泛濫的時代。因為在語象激變的時代,網絡話語體系中的潮流大多是泡沫,時效性一過,泡沫便會迅速破滅。所以,我們不妨與網語保持一定的距離,不拒絕,也不過分親近,避免陷入快速記憶再快速忘卻的漩渦中疲于奔命……

如今是一個技術的時代,借助技術、流行和時尚的力量,有時一種語言書寫形式作為社會生活中人們交流的手段和工具,會強行傳播,甚至成為影響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,一種文化傳播方式,這樣一種語言形式的書寫,可以看作是流行、時尚和技術的延續,當下技術生活領域、文化領域、娛樂生活領域乃至新聞生活領域這些泛濫的網絡語言、網絡流行詞語,其實正是這種文化現象的反映。

較之傳統語言,網絡流行詞語,不再具有過去時代人類語言的精神、文化、意義深邃的特點,缺乏深度和審美意義,少了藝術性、情意性和韻味性這些豐富語義蘊藏。我們似乎正在面臨著這樣的語言文化現實,把語言看作具有某種美學價值的概念正在泯滅,而只是把它們看作是傳遞實用信息,語言文化呈現出退化的趨勢。詞語的意義失去了溝通心靈的真正作用。語言失去了真實的意義,也就不再成為交流的工具,而走向了自身的終結,這正是網絡語言流行的本質……

王蒙說“語言的鮮活和文雅之間的關系是需要每個人思考的”,這是在說,一種語言的流行與我們時代的心靈和精神具有密切的聯系。王蒙痛批“小鮮肉”流行,實際上是警示我們今天的心智、情感、精神,是否越來越趨向于衰弱和萎縮,提醒我們應該認真審視和反思我們的心靈和精神。這樣理解王蒙批評“小鮮肉”等網絡詞語,我們或許才是抓住了根本。


15选5走势图彩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