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文學講堂 >>現代文學 >> 劉慈欣談兒童科幻小說:中國少兒科幻亟待開墾
详细内容

劉慈欣談兒童科幻小說:中國少兒科幻亟待開墾

幻想兒童文學,對我來說是個比較新的概念,原來一直是說兒童文學。

從歷史上來說,兒童文學的起源、發展歷程與科幻文學有著很驚人的相似性,在中國尤其是這樣。

兒童文學和科幻文學都起源于同一個時間,在清末民初。

清末明初,兒童文學作為有自主意識的、有讀者群的文學第一次出現,當時魯迅先生提出要兒童為先,是對中國傳統的“父為子綱”的觀念的顛覆,這時候標志著兒童文學的誕生。

清末民初,也是科幻文學從西方,也包括從日本進入中國的時間。

當時很多著名的文化人、思想家,像梁啟超既寫過科幻小說,也倡導過兒童文學。

中國的科幻文學有四個高潮期,一個高潮期是在清末民初,第二個高潮期是在新中國的50年代,第三個高潮期是上世紀的80年代,最新的比較繁榮的高潮期是從上世紀90年代末到現在。這起伏的曲線正好和兒童文學的完全重合。所以從歷史上看,兒童文學和科幻文學有著緊密的聯系。

在中國,兒童文學和科幻文學結合最緊密的時代是上世紀50年代,當時國內的科幻文學完全變成兒童文學,這種現象有它的歷史原因和時代背景。歷史原因包括魯迅先生對科幻文學的定義,經以科學,緯以人文,把科幻文學作為向大眾普及科學知識的工具化的門類。上世紀50年代,作為兒童文學的科幻文學,有它極其鮮明的時代特色,它的作用幾乎完全是科普型的作用,就是向讀者普及科學。

當時的科幻文學,在文學上面,按當時的標準,是極其簡單的。而且由于它對科學知識普及的前提,就造成了當時科幻小說大量的題材缺失,主要表現在離現實比較遠的、比較空靈的科幻題材缺失,這種科幻題材在西方還是主流,但是在國內,甚至包括后來的上世紀80年代的國內科幻小說,這種題材大量缺失。比如時間旅行、超遠程的宇宙航行,當時完全缺失掉了。

大概到了上世紀80年代,國內的科幻文學界,包括作家和評論家,開始對中國的科幻文學進行了一場反思運動,做了很大的努力,想把科幻文學從兒童文學、科普文學中剝離出來,這種努力的影響一直延續到今天。

現在處于什么樣的狀態呢?現在的國內科幻文學,有談兒童文學色變的狀態,十分害怕被歸到兒童文學的種類里。比如說,像我自己的一部作品,《三體》的第三部,獲得了中國作協頒發的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,就引來了很多非議,這些非議有的來自科幻界內部,有的來自讀者,他們對把科幻文學歸成兒童文學,有著天然的恐懼感和排斥的心理。

這樣的歷史原因,造成了兒童文學中的科幻小說比較薄弱的現狀,無論是從市場上來說,還是從作品影響力來說,確實是很薄弱的狀態,也沒有一個明顯的作家群。除了楊鵬這樣比較有成就的作家以外,像他這樣的作家很少見。

國內的科幻小說,兒童科幻,就像個薄弱的處女地一樣,亟需我們去開墾。

科幻小說在幻想兒童文學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,這種地位表現在什么方面呢?它有一種現實主義文學所沒有的想象力、想象空間,但是它真正不可替代的是,它在有想象力的同時還提供了一種真實感。

就像我們所知道的神話,古代的神話曾經是現實主義文學,為什么這么說呢?那個時候神話在人們心目中講的都是真實性的存在,后來這種真實性消失,神話就變成了奇幻。

而科幻文學恰恰能提供這種已經消失了的真實感,這使它具有現代神話的特質,這在兒童文學中沒有第二種題材可以代替。因為,現實主義文學確實是真實的,但是它缺少一種想象力、想象空間。從這一點上來說,科幻小說在幻想兒童文學中是一種難以替代的存在。

另外,兒童科幻小說與成人科幻小說有著很大的區別。除了表現方式的區別,成人科幻從上個世紀80年代那場反思運動以后,就完全從科普文學里脫離出來,一般不具備任何科普功能。

但是從兒童文學上來說,完全拋棄兒童文學中的教化功能、教育功能是不現實的,兒童科幻小說一定肩負著普及科學的使命,這是它與成人科幻小說在使命上的不同。

但是兒童科幻小說要普及的不是具體的科學知識,而是一種對科學的感覺,一種對宇宙、對大自然的感覺,它能讓孩子們在年紀比較小的時候,就感受到宇宙有多廣闊,能感受到生命的進化有多么漫長、多么曲折,特別重要的是讓孩子們感受到科學是個什么樣的東西,科學那種引人入勝的美感、和諧感,這需要兒童科幻用它自己的合適的表現方法來達到目的。

說起兒童文學中的科幻小說,人們常常會遇到一個難題:如何向兒童展示科幻小說的科學內核?我們大家都知道,現代科學中的理論,已經很難被人所理解。那么兒童科幻小說如何來展現現代科學所帶來的宇宙圖景,確實是一個很難的問題。

但是從我和小讀者的接觸來看,有些東西卻超出我們的預料和想象。現代科學所帶來的世界圖景,最大的特點是超出我們日常的經驗,比如,量子力學、宇宙大爆炸,是完全和我們的現實生活經驗相背離的。但是我卻很驚訝地發現,孩子對這些概念的理解,可能比我們成年人更容易一些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我們之所以覺得難以理解,是因為我們受到現實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經驗的束縛,已經形成了很固定的思維方式,而對于孩子來說,他們的思想尚沒有被這種框架所固定住,現代科學理論中很多很前沿的結論,像量子力學中的意識和物質的關系,還有宇宙大爆炸時間的開端、整個宇宙的開端,這些對成人來說完全離我們現實經驗很遠的東西,孩子們卻很可能比較容易地理解,而且為之贊嘆。

所以說,兒童的科幻小說,完全可以用適當的表現方式,來把現代科學,至少把現代科學那種感覺展現給孩子。目前我們的大部分幻想兒童文學,還停留在一個尺度比較小的幻想空間之內,它的尺度一般超不過月球軌道。而兒童科幻小說,可以把真正大尺度的宇宙幻想展現在孩子們面前,讓孩子們很小就知道世界大概的狀況,宇宙有多么廣闊。這是從兒童科幻小說普及科學的使命上,應該達到的一點。

目前來說,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,文學的載體正在從紙媒體轉移為電子媒體,而現在兒童文學的讀者,他們就是IT的一代,對于網絡有天生的適用性。目前網絡文學是很發達的,但是兒童文學的影子在網絡上很少見到。從科幻角度來看,兒童科幻小說,應該以一種更科幻的方式來呈現,用變成現實的科幻的方式,就是網絡的方式來呈現,這也是包括科幻小說在內的兒童文學努力的方向。

15选5走势图彩经网